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盗墓笔记_ 蛇沼鬼城(下) 第十一/十二/十三章-

时间:2021-07-02 17:3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南派三叔小说盗墓笔记 蛇沼鬼城(下) 第十一/十二/十三章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第十一章第一夜:逼近

    我们咽了口唾沫,胖子就呻吟了一声:“我操,她什么时候走过来的?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地往相反的方向挪了挪身子,压低声音道:“不对,你听这声音,和我们刚才听到的一样,他娘的,刚才我们感觉离这声音越来越近,可能是错觉,不是我们靠近这声音了,而是这声音靠近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我发现自己腿肚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在不停地打哆嗦,要就是个粽子,我也许还不是那么害怕,可这偏偏是阿宁,老天,天知道一个我认识的人现在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,她到底成了什么了?我简直无法面对,想拔腿而逃。

    不过,那玩意黑不溜秋的,我们也看不清楚,是不是阿宁也不好肯定。我心中实在有点抗拒这种想法。胖子矮下身子,想用手电去照那个人影,潘子却按住了他的手:“他娘的千万不要轻举妄动,你听四周。”

    我们凝神听了一下,就发现四周的树冠上,隐约有极轻微的■■■■的声音传过来,四周都有。

    “那些蛇在树冠上,数量非常多,刚才那声音恐怕就是这东西发出来,勾引我们靠近的。”

    我们浑身僵硬起来,胖子转头看着四周,四面八方全是声音:“妈的,咱们好像被包饺子了?”一边就举起砍刀。

    潘子对他摇头,把我们都按低身形,让我们隐蔽,然后从背包里掏出了酒精炉,迅速拧开了盖子:“你用刀能有个屁用,咱们真的要用你的火人战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这样会烧死自己吗?”我轻声道。“我宁可被蛇咬死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烧衣服。”潘子道,让我们蹲起来,迅速从背包里扯出了防水布。披在我们头上,把酒精全淋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我立即就明白了他的意图。心说果然是好招数,这经验果然不是盖的。

    潘子道:“手抓稳了,千万别松开,烫掉皮也得忍着,我打个信号,我们就往前冲。”

    四周的■■声更近了,我们立即点头,潘子翻出打火机立即点上火。一下子防水布上头就烧了起来,他立即钻进来,对我们大叫:“跑!”

    我们顶着烧起一团火焰的防水布立即朝着一个方向冲去,当即四周的树干上传来蛇群骚动的声音,我们什么也管不了了,用尽最快的力气跑出去二三十米,酒精烧完了,防水布也烧了起来,潘子大叫“扔掉”,我们立即甩掉已经燃烧的防水布。开始狂奔。

    那是完全发疯似的跑,什么都不管,什么也不看。锋利的荆棘划过我的皮肤我都感觉不到痛,咬牙一路跑出去有一两里,我们才停下来,立即蹲入草丛里,喘着气去听后面的声音。出乎我意料的是,后面听不到任何蛇的声音,连那诡异的对讲机的声音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我有点不太相信,我们就这么逃脱了,不过这多少让我们松了口气。虽然寂静如死的森林,也并不是那么正常。我的手被烧伤了。也顾不得看看,现在揉了一下。发现只是烫了一下,当时还以为自己要废掉一根手指了。

    “好像没追来,看来这些蛇也怕了我们不要命的。”胖子道,“大潘,有你的,知道灵活变通,这一招老子记着了。咱们还有多少防水布?”

    潘子喘气,脸都跑黑了,道:“防水布有的是,可他娘的酒精只剩下一罐了,这一招没法常用。快走,这地方太邪门,再也别管什么闲事了,老子可没命再玩第二回了,它们可能就在附近,没发出声音来。”说着看了看指北针。

    我知道潘子说得没错,于是一边牛喘一边咬牙站起来,潘子确定了方向,立即推着我们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身后的黑暗,心里想着那似人似蛇的影子,不由毛骨悚然。我们不敢再停下来,走得更加急和警惕,几乎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加快速度,这么一来体力消耗就成倍地增加,之前高强度的消耗显然没有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完全恢复,休息完之后的轻松感早就在刚才崩溃了,走得极度辛苦。胖子喘得像风箱一样,我几乎就是跟着这声音往前走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我心里多少还有点欣慰,因为一路过来,每次有什么动静之后总会有事情发生,这一次竟然能绕过去,显然运气有所好转,这是以前从来没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,走着走着,我忽然又隐隐约约地听到我们前方的林子里,响起了那种■■■■的声音,断断续续,犹如鬼魅在窃窃私语一般。

    我们全部僵在了那里,胖子立即把我们两个按蹲下做好隐蔽,我实在累得不行,几乎崩溃,胖子喘着气道:“我操,大潘你怎么带的路?怎么我们又绕回来了?”

    潘子看了看四周,脸逐渐扭曲,道:“我们没绕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们向四周张望,确实看不到一点曾经来过的迹象。四周的林子很陌生。潘子就道:“他娘的,它们没追我们,它们在包抄。”

    第十二章第一夜:偷袭

    “包抄,这些畜生还会这个?”胖子冷笑,“胖爷我总算长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潘子道:“老子早说了这些蛇不正常,这些绝对是蛇魅,都快成精了。”

    听得前方的动静,群蛇似乎正在逐渐靠拢,但是树冠都静止着犹如凝固了一样,这声音就好比是一股无形的邪气在朝我们逼过来,我的汗毛都立了起来,问潘子道:“你老家有没有什么土方子对付蛇魅的?”

    潘子道:“哪里能对付,在老底子这些都是神仙,听我姥爷说古时候都献过童男童女。”

    胖子就道:“有没有靠谱点的,现在这时候我们上哪儿找童男童女去?”

    潘子道:“老子是说古时候,现在这年头在城里哪里还碰得到这种东西,我看硬拼绝对是不行,你看阿宁一下就死了。我们还是撤吧,打游击他娘的我是祖宗,就和他们玩玩躲猫猫。看谁包抄谁。”说着就指了一个方向,要我们跟着他。

    我听着潘子说的话。忽然有什么让我灵光一闪的东西,走了两步,我就想了起来,拉住他道:“等等,我感觉不太对。”

    潘子看向我,我对他们道:“这里面有蹊跷,你们想想阿宁中招的时候,几乎没有防御的能力。一下就死了,其实这些蛇要弄死我们太容易了,它们根本不需要搞这么多花样,随便缩在某个草丛里,我们走过的时候咬我们一口,就算我们有几条命也都没了,何必要搞得这么复杂?”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意思?说明白点。”胖子问。

    “它们在峡谷外面就有无数的机会要我们的命,但是我们都安然无恙,蛇不同于人,它们不会犯低级错误。这些蛇没有采用暗算的方式,现在反而在搞这种虚张声势的诡计,可能它们的目的并不想要我们的命。”

    潘子摇头道:“这说不通。不想要我们的命,那它们为什么要咬死阿宁呢?也许它们现在是在忌讳我们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道:“你想想阿宁和我们有什么地方不一样?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互相看看,胖子就惊讶道:“难道因为阿宁是女的?”

    我点头:“很有可能就是因为这一点,这些蛇行为太乖张了,我们不能用普通动物的行事方式来推测它们的意图。我看这根本就不是包抄,它们这种行为背后有着其他更加诡秘的目的,我们如果贸然行动可能就会陷入更加无法理解的境地里去。”

    胖子皱眉道:“你这么一说倒也有道理了,那怎么办?难道应该硬拼?”

    我摇头道:“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别轻举妄动,先搞清楚它们的意图。否则我们实在太被动了。”

    胖子咧嘴道:“你真是天真无邪,咱们又不是蛇。怎么可能搞得清蛇的意图?”

    我道:“人的意图我们都可以分析出来,何况动物。人败在动物手里往往是低估了对方的智商,我们应该把这些蛇当人去看。如果是一群人,在我们进来的时候,杀了我们其中的唯一一个女人,却不杀我们,而是用这种方式,时刻让我们的神经保持紧张,你会觉得他们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三个人沉默了下来,胖子皱起眉头,迟疑道:“这么说起来,难道它们都是母蛇,在垂涎我们的美色?”

    我心说都什么时候,你还有心思开玩笑,却发现胖子竟然是认真地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这时候潘子突然吸了口冷气道:“哎呀,小三爷,这一次你说得太有道理了,我好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——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有一种森林,进去之后就出不来?”

    胖子道:“你是说东北的‘鬼林子’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怎么叫,越南那边叫‘akong’,树林本身就是非常容易迷路的地方,但是有种林子,树木的长势会受到某种规律的影响,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必然,会特别容易迷路,而且这种林子有一种诡异的说法,在里面会受到各种声音的干扰,林子会像有生命一样将你困死在里面。”潘子有点兴奋,砍了一根藤蔓,把里面的水挤出来喝了几口道,“当地说起来,森林有他娘的自己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这种说法,有人说这是一种进化的体现,所有的森林都是复杂和诡秘的,而且越进化就越复杂,是因为森林希望将所有进入其中的东西困住,为其提供养料,这是森林的一种群体智慧。

    但是我并不信,这样的说法太玄乎了,我更相信另一种说法,就是这种现象是某些动物将猎物往包围圈赶。

    潘子也道:“现在的情况可能是类似,我感觉这些蛇确实在逼着我们往一个地方走,它们在修正我们的方向。”

    听着我就出冷汗,觉得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我们不敢往有声音的地方,又不可能回头,那么肯定是会选择绕路,那么只要在我们前进的地方发出声音,我们经过若干的绕路。肯定会到达一个地点。这想起来,其实和魔鬼城中无形的城墙很相似。

    潘子指了指那声音传来的方向:“我知道有一种狼就会这样来逼死大型猎物,如果猎物一直避开狼的声音。就被赶到什么绝境,比如说悬崖边上。然后被狼逼得摔下去,所以一旦开始绕路,我们就算是中招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眼睛里冒出凶光,对我们道:“多亏了小三爷多疑,否则咱们真的要倒大霉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,胖子就问道:“那现在如何是好,咱们难道只能走回头路?”

    潘子道:“恐怕连回头路也不会有,它们既然堵了前面。必然也会堵了后面,这叫逼上梁山,咱们只能去会会它们了,既然它们不想杀我们,那么我们或者对它们有好处,我们就赌一把,看看能不能冲过去。”

    本来想着能一路避过危险,找到三叔再说,然而此时看来确实不可能了,潘子就提议主动进攻。无论对方是什么,也不能被诱入陷阱中,到时候可能有比死更惨的事情等着我们。

    胖子说他早就想这么干了。我们还非得迂回迂回,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于是开始准备,不过在这种环境下,我们的武器几乎没有防身的作用,潘子的枪不能连发,如果第一枪没打中还不如匕首管用,在这样的能见度下,打中目标几乎只能靠运气。

    三个人一琢磨,就做了几个火把。两个短柄的,一个长柄的。一般的动物都怕火,就算是狗熊之类的大型猛兽。看到三团火也不敢贸然靠近。

    而只要有这火焰帮我们威慑住对方,那潘子就有从容的时间射击和换弹,遇上危险应该能应付一下,当然,真实的情况到时候才能知道。

    潘子说,如果对方是人,他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过去,他在越南摸林子偷袭的本事相当厉害,但如果是蛇,那就等于送死,况且还有那只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的怪物。那东西不知道是不是阿宁,不过,既然声音是从这东西身上发出来的,那么它肯定也在前面,所以我们要尽量避免发生正面冲突,以通过为主要目的,实在不行再拼命。

    我们准备妥当,点燃火把,就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缓缓摸去。

    这其实是相当矛盾的事情,在午夜的雨林中,举着火把无疑是最大的目标,比开着坦克还要显眼,但是我们三个全部都毛着腰在那里,似乎要去偷袭别人,有点像举着“我是傻b,我来偷窥”的牌子闯女厕所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■■■■的声音离我们并不远,也就只有两三百米,我们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四周和那声音上,听着声音越来越近,也越来越清晰,那无线电噪声的感觉也越来越明显,我不由咽了口唾沫。但即使如此,我们还是听不清楚那声音到底说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很快,那声音就近得几乎在我们头顶上,潘子举手让我们停下,抬头去看头顶犹如鬼怪一般的树影,辨认片刻,无法分辨。

    在这边,月光照不到树冠下的情形,我们的火把不够长,光线也没法照到上面,只看到树冠之间一片漆黑,声音就是从其中发出来,也无法来描绘树的全貌,反正这里的树冠几乎都融为一体,也说不出哪棵是哪棵。

    第十三章第一夜:冲突激化

    让我们奇怪的是,就算是到了树下,从树上传下来的,还是那种■■■■类似电磁噪声的声音,并没有任何其他声响,更没有动静。而且在这里听起来,我总觉得那声音不止一个,难道这不是对讲机的声音?

    进入这里之后,一切的判断都无法肯定,我总感觉我没有抓住关键。

    “那些长虫真他妈镇定!”胖子在一边用唇语道。

    我预想的最好的情况,就是那些蛇对我们的这种举动目瞪口呆,无法作出反应,我们可以无惊无险地过去。不过我感觉这有点太贪心了,虽然树冠纹丝不动,但是我已经感受到一股难以言喻的躁动在四周蒸腾,不知道是我的心理作用,还是确实能感到这种危险的气味。

    我们已经相当靠近了,如果这些蛇的智商真的这么高。现在却仍然没有动作,显然这些东西相当的谨慎。

    这种谨慎是我们可以利用的,因为我们什么也没有。如果这些蛇突然改变主意要杀我们,那么我们连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。这种利用对方小心的性格暗度陈仓的计略叫做偷鸡。我以前以为只有对人类可以玩偷鸡这种把戏,想不到这一次我们还可以偷蛇的鸡,今年黄鼠狼该郁闷了。

    我们不动声色,潜伏着慢慢过去,不敢说话,不敢有任何大的动作,更不敢有任何的停留,那声音越来越近。汗就如雨一样从我的脸上挂下来,声音越清晰我就越无法集中注意力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让我心慌,胖子发现我不对,立即捏了我一下,让我放心,我转头看他,发现他也是满头汗。

    不过被他这一捏好多了,这时候那声音就在我们的头顶,我们抬头注视上面,怕那些东西直接扑下来。一边迈步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这走得不知不觉地就快了一点,我们犹如木偶一样走出去十米左右,就在我心中涌起了一股希望的时候。忽然,那树冠上传来的声音戛然而止,顿时林子一下安静了下来,我们全部打了个寒战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三个人都僵住了,但是胖子反应最快,推了我一把让我跑,我却一下缓不过来摔倒在地,爬起来刚要狂奔,一件让我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我竟然听到四周的树冠有一处抖动了一下。接着上面就有人幽幽地叫了一声:“是谁?”

    我们一下全愣了,面面相觑。怎么回事?怎么有人说话?

    “难道是三爷的人?”潘子一下兴奋起来,“我靠。不是蛇,我说怎么就没事情呢,咱们真是自己吓自己。”他立即就对树上叫道,“是我,大潘,你是哪个?”

    树上一下没声音了,静了好久,我们又面面相觑,潘子就又叫了一声:“问你呢,你是哪个?”说着就把火把和矿灯都往上招呼。

    火把一上去,树冠就抖了一下,接着那个幽幽的声音又道:“是谁?”这一次语调变了,似乎很痛苦。而且,这是个男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又感觉有点问题,但是这时候已经不可能一走了之了,潘子道:“我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咬住火把,就开始爬树,胖子端枪掩护。我拿刀警惕四周,掩护胖子。潘子的动作极快,几下便爬了一半,这时候树冠又抖动了一下,他没有犹豫立即加快了速度,几步冲进了树冠之内,我也无暇去看四周,把脸转了上去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立即会听到潘子的叫声,但是一下子动静就没了,我的神经开始绷紧,就看着树叶中潘子的火把移动,发现似乎没有打斗的迹象。

    僵了片刻,胖子也很疑惑,转头看我,我心说你看我也没用,我又没透视眼,又僵持了片刻,潘子还是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这就有点不正常,我冷汗就下来了,心说难道这是蛇的陷阱,潘子该不是被秒杀了。

    胖子轻声喝了一声:“大潘!”

    上面还是没动静,胖子暗骂了一声,将枪递给我,就要接着上去,我还没接过来,忽然我和胖子的脸上都一凉,树上有什么东西滴了下来,一摸一看,竟然是血。

    “妈的!”胖子一下就毛了,枪也不给我了,将手里的火把往上一甩,甩进了树冠,端枪就打。

    连开了三枪,巨大的声响在无比寂静的森林犹如炸雷一般,顿时整个树冠都抖了起来,在晃动的火光中,我竟然看到无数的蛇影,在树干中骚动起来。

    我大惊失色,已经晚了,只见无数的红光犹如闪电一般从树上游了下来,上百条血红色的鸡冠蛇如流血一般布满了整个树身,并倾斜而下,朝我们直扑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操,这里是蛇窝!”胖子大吼一声,又朝着蛇群连开了两枪,但是这点攻击力对于如此多的蛇来说实在是不值一提。他拉着我大叫:“跑!”

    此时根本没法顾及潘子了,我心中一酸,心知必然是凶多吉少,只得立即朝后狂奔。只听得身后■■■■的声音犹如瀑布一般急追而来。

    顺着来时的路线,我们连蹿出去十几米,回头一看,在这么密集的丛林中,原本蛇也没法行动得很快,然而这些鸡冠蛇竟然在藤蔓乱草中犹如闪电一样,我们一停几乎就到了,一下直立起来,全部作出了攻击的姿态,就要咬将过来。

    鸡冠蛇王贴地而飞果然是真的,我心说这次绝对死定了,胖子看我还拿着火把,立即抢过来,用力一挥,就将最近的几条蛇逼退。同时把枪甩给我,大叫:“装子弹。”

    我赶忙去接,竟然没接住,枪掉到了地上,弯腰去捡,一条鸡冠蛇一下蹿到枪的附近,吓得我立即缩回手去。

    胖子几乎吐血,挥动着火把冲过来,一甩将那蛇逼退,然后用后跟钩住枪带甩给我。

    这一下我接住了,立即扯开枪膛,往里面填子弹。才填了两颗,忽然脖子一凉,还没等我看清是什么,胖子的火把已经挥了过来,火焰从我耳边呼啸而过,将那蛇拍了出去。

    同时我的头发也着了,烫得我大叫,胖子已经把枪抢了过去,单手对着逼来的蛇连开两枪,把其中两条蛇的脑袋打飞。但是随即后面的蛇继续逼近,很快就把打死的蛇掩盖了过去。

    胖子还想开枪,扣了两下扳机没子弹了,大骂:“狗日的,你他娘的才装了两发!”

    我回骂:“你自己抢得那么快,有两发就不错了!”

    此时我们已经逼到一棵巨树前,后面再无可以退的空隙了。胖子拿着火把,徒劳地挥动着,也只能逼得那些蛇暂时退后,但是我知道只要胖子露出一点破绽,我们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就在火烧眉毛之际,忽然从一边的树上,砰一声爆起一团火花,一道火球呼啸着穿过树林,射到了我们面前的蛇群里,接着爆了开来,炙热的强光一下烧得我睁不开眼睛,还好我反应快,否则肯定直接爆盲。

    “信号弹!”我纳闷,还没等我眼睛恢复,又是一发从远处飞来,正打在我们脚下。我眯着眼睛只看到一片白光,脚下滚烫,一摸,原来我和胖子的裤子着了,烫得我们立即拍打。

    信号弹不是攻击性武器,但是其燃烧时候的高温竟然被用来在奇袭时候点燃油库,威力巨大,如果直接打在我们身上,我们马上就成半成熟的牛排。

    强光烧了五十秒才暗了下来,眼睛很久才能睁开,全是影斑,不知道视网膜有没有烧坏。再看我们面前,鸡冠蛇群已经烧死了大半,高温引燃了我们脚下的灌木和藤蔓,在我们面前形成了一片火海,到处是焦香味。剩余的鸡冠蛇,全部都退了开去。

    这一切发生得极快,真是九死一生,我看着眼前的情形,几乎瘫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胖子拍灭了裤管上的火,纳闷着是谁救了我们,一边的灌木抖动起来,潘子捂着肩膀从里面摔了出来,手里拿着信号弹发射枪,看到我们就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我大喜:“你没死啊!”就见潘子浑身是血,似乎受了极重的伤。

    我忙冲过去将他扶起来。他挣扎着爬起来,奄奄一息地对我们道:“快跑!”

    我一愣,跑什么?

    忽然就从潘子身后的灌木中,站起了一个巨大的黑影,一下抓住潘子的腿,在潘子的惨叫声中闪电一般将他拖进了灌木中。(未完待续,如欲知后事如何,请登陆,章节更多,支持作者,支持正版阅读!)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